共精神

文藝黑客松

活動介紹

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終端化的世界中,生產與消費在工業化的分工之下鴻溝相隔,我們不知自己日用的來源,不知一件藝術作品在對誰發聲。生產過程對於消費者而言好比暗箱,消費的選項也由營銷所導向,不由分說地轟炸著你我的個人終端。這個循環僅僅在惡性事件中暫停,隨後又回到令人眼花繚亂的冷漠中。

數碼和網絡的技術把用戶抽象為終端的同時,也提供了協作與相互貢獻的條件,在網絡社會中有開源社區,在現實世界中則有各式各樣的合作社。合作運動的基礎是共同需求,用集體的方式解決個體的困境,盈餘最終回歸集體。依靠集體的力量,我們能選擇有益於當地經濟和環境的供應商,基於愛好者的討論舉辦自己的文化活動,為真正的多元性創造流通環境,而不僅僅消費它。在共同生活裡創造對未來的共同慾望。

即便網絡帶來新的經濟組織方式,讓自僱者在機會中卻喪失自我組織的方式,交由airbnb,uber/滴滴打車來統一,其令人不安的原因是:自僱者的勞力市場、分享經濟的好處以及社交媒體越來越被幾個巨頭壟斷。

應對數碼封建主義:一種風險社會化而利潤私有化的平台資本主義,優步化工作與低薪現象(uberworked and underpaid)– 其正在興起的平台合作主義(platform cooperativism)逐漸成為熱點。如2016 年11 月11-13 日在紐約新學院(New School)舉辦的“平台合作主義:建立合作的網絡”便是體現此一觀點。如何堅持所有權共享和民主管理的方式,營造可持續的經濟增長,賦予社會邊緣群體保障,讓人們真正擁有自己的數碼生產工具,擁有更加安全和平等的網絡,這些問題歸根結底是我們需要對抗“數碼冷漠”,慾望另一種生活。我們已經可見奪回uber 和airbnb 的”企業化分享經濟”的嘗試:如從柏林的嘉年華開始,學生想要創立一個替代ebay 的的平台市場經濟Fairmondo,五千個計程車師傅組織起來的TaxiClick,紐約需要孩童看護的人可以透過Coopify 彼此滿足需求,Loconomics 成為勞動自僱者的app 平台,台灣的上下游新聞市集則致力於都市中產居民的需求與小農生產的連結與介面等等。

這次合作鬆就是要結合開源的黑客精神與合作社的“共”精神,邀請對合作運動有所專精的講者來勾畫戰略地圖與願景,邀請傳統合作社,社區支持農業(CSA)與社區支持萬事(community support everything)的共造(commoning)夥伴們提出切身的需求,夥伴中有的是生產合作,有的是消費合作,有的則是產消合作者(prosumer)。一同與黑客們協力解決合作社的運營和管理等方面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我們希望在地的實踐者相互看見,讓各合作社除了社交媒體的宣傳窗口外還有“自己人”的共同舞台。也許我們可以將它稱為“合作社的合作社”,社與社之間互通有無,相互激勵,以致全球聯動。基於平台合作主義的思考,合作松希望連結已經成為組織的單位而非個人勞動者,在組織間創立協作基礎,解決組織面臨的基本技術問題,以及未來溝通合作的介面與其技術之想像。

邀請對象

我們誠摯邀請國內黑客高手與程序員前來共襄盛舉,同與會者共創新機。只要你熟悉網站前端后台、物聯網,java, json,database, php,python,app等相關開發皆可。在活動中不論你是獨行俠,在現場即時與各路英雄好漢從新組隊,或者已經是一個完整的團隊,我們都非常歡迎您一展身手。

詳見:https://segmentfault.com/e/1160000007503314